定海知县缪燧号“蓉浦”解读

2021-11-29 09:24 来源:定海新闻网 -今日定海 作者:海山坐忘


s_242375_128405.jpg

  古人除了姓,还有名和字。名与字一般都有意义上的联系,比如,康熙年间被定海百姓尊称为“外公”的定海知县缪燧,他家有四兄弟,他排行老二,四兄弟的名分别是火定、燧、煃、烆,都是火字旁;字分别是雯曦、雯曜、雯昭、雯晖,都是雯字辈,且都取日字旁。雯者,成花纹的云彩也;曦者,晨光也:曜者,日光也;昭者,日明也;晖者,日色也。名和字都取得很规范,很有意义。

  号,也叫别称、别字、别号。《周礼·春官·大祝》:“号为尊其名更美称焉”。这是古人除名与字以外的一种特殊称谓。名、字是由尊长代取,取号则相对自由。自取的称自号,别人奉赠的称尊号、雅号,无需受名、字的约束。缪燧,号蓉浦。何为蓉浦?有何寓意?
  蓉者,芙蓉也。浦者,水滨,指江河海与支流的汇合处。从字意上去理解,即是长满芙蓉的水浦之处。但是,通过文字表意,笔者认为,缪燧为何以蓉浦为号的深意,至少在于以下几点。

  对家乡江阴申浦的思念

  江阴,简称澄,古名暨阳、暨州、连洋,别称澄江、澄川。位于长江三角洲苏南板块,南望太湖,北滨长江,是自吴淞口溯江而上的第一座滨江港口古城。古时江阴月城边有芙蓉湖,相传伍子胥曾在芙蓉湖边,搭茅为屋,与一位渔夫相依为命。又因江阴城池形似芙蓉湖畔盛开的芙蓉花,故有“芙蓉城”的美称。《江阴县志》卷三十“志余”条:“江阴称芙蓉城,相传即王子高遇仙人周瑶英。”宋元丰元年(1078)三月,苏轼始识王迥子高,闻与仙人周瑶英游芙蓉城,于是作《芙蓉城》诗。《江阴县志》又曰:“督学署本在宜兴,明万历间移驻江邑,割季科清机园为之,署中荷花池即雪浪湖……”至今,“芙蓉花”乃是江阴市的市花。芙蓉新村、芙蓉大道、芙蓉花新体育中心等名称仍是江阴市较有知名度的地理标志。
  申浦今名申港,由浦变港,映射着历史的巨大变迁。但是回溯历史的原点,其实,申浦是条河,是澄西一带太湖水流入长江的一条通道,也就是太湖水流入长江的汇合处。至今,申浦河仍绕过缪燧的故居所在地缪家村。
  所以,缪燧号中的蓉,是指江阴;浦,是指申浦。以出生故地为自己的号,是古人常见的取号方法。缪燧年轻时曾游学京师,后又在沂水和定海为官25年,游子对家乡的思念之情,可见一斑。

  对第二故乡定海的眷恋

  巧合的是,蓉浦这两个字也非常符合当时定海的地理环境。定海有芙蓉洲,明贝琼远《清堂记》:“距昌国县东三百武,有洲曰芙蓉,其水萦纡南流,以入于海。洲之上皆莲,芙蓉,其异名也。当三伏时,红披翠掩,虽镜湖三百里亦无以过。”康熙《定海县志》云:“宋昌国县丞厅之南,环以芰荷。”又云:“芙蓉洲,宋学宫地,明时犹植芙蓉。”现在的芙蓉洲路,宋元明清时是一条河,河上有沙洲,植满莲花,又称荷花,即水芙蓉。这个沙洲的位置,大体相当于今昌国路与芙蓉洲路交界的定海一中校区内。而这条河,本身就是一个浦的概念。芙蓉洲不就是蓉浦吗?
  又据《蓉浦书院碑记》载,蓉浦书院所在地“隔桥芙蓉数百株,杂四时花卉、翠竹青松,与岛雾相为阴映,士民合谋建书院于此。因芙蓉之盛,用美劂名,志我公之号。”
  缪燧热爱定海,眷恋定海,他修葺的学宫就在芙蓉洲上,士民纪念他的书院旁栽植芙蓉。学宫和书院是定海的文脉,是定海人文生命的摇篮。以“蓉浦”为号,不正是缪燧将生命与理想,寄托于满城芙蓉的海岛仙乡了吗?

  诗文意境昭显人文情怀

  芙蓉洲,或者蓉浦,是文人理想中的诗意乐土,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。对于文人官员的缪燧来说,更是他所治理下的定海县的美好蓝图。金汤巩固,屏翰市肆;中条拱卫,物阜民丰。安居乐业,衣食无忧。耕者有其田,渔者有其船,樵者有薪柴,猎者有鸟禽。天无旱涝之灾,海无风浪之虐。这样的理想王国,不应该是所有地方父母官所追求的吗?为了这样的追求,缪燧殚心竭虑,用生命书就了他的诗文意境,用蓉浦两字昭显了他的人文情怀。

  清廉之德铸就君子情操

  周敦颐《爱莲说》曰:“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”而水芙蓉,在缪燧看来,无疑是君子情操之花。屈原流放途中见芙蓉花开之美景而作“采薜荔兮水中,搴芙蓉兮木末。”(《九歌》)昭显了他文人君子的情操。著成于缪燧之后的《红楼梦》,则赞叹芙蓉花:“其为质,则金玉不足喻其贵;其为性,则冰雪不足喻其洁;其为神,则星日不足喻其精;其为貌,则花月不足喻其色。”而芙蓉之质、性、神、貌,不是因为《红楼梦》的诞生才开始拥有。
  水芙蓉曰莲,莲者,“廉”也。所以,品德为首,廉洁为根;一心为公,两袖清风;清白做事,坦荡做人。这才是古今清廉之官的共同特征。缪燧薄于利欲、执著治定,在清净自性的同时,也谋福乡民,利乐人群。所以,以蓉浦为号,是缪燧作为廉吏的自律,正如那源自定海龙峰山麓的流水,清涟不妖,流淌在芙蓉洲,流淌在缪燧的心里,也流淌在定海百姓的心里。
  历史上总会有一些机缘,在江阴和定海之间,因为缪燧而演绎为巧合。“浦”可以理解为江河支流汇入大海之处,而江阴,位长江之滨;定海,为海上城邑。长江自古入东海,缪燧从江阴来到定海,他所流淌的不就是一条两地的文化大“浦”、历史大“浦”、甚至更是一条治国为民的勤政廉洁大“浦”。

相关阅读

##########
      <listing id='NmScRcYj'><pre></pre></listing>
      <basefont id='rVPRbE'><bdo></bdo></basefont><dfn id='JncJC'><small></small></dfn>
      <strike id='bK'><comment></comment></strike><bgsound id='Xlq'><ol></ol></bgsound>
      <dfn id='UU'><sub></sub></dfn><thead id='eFPQ'><span></span></thead><strong id='dfFDkG'><big></big></strong><bdo></bdo>